極泓量而海運,状滔天以淼茫

Chen, Hong Weblog

娟姑姑

| 0 comments

今天打通了电话,才知道旭旭,茜茜他们搬家了。可是不敢告诉我地址!

旭旭今天意外的话多,好像他们有什么开心事。我告诉他们有妹妹了。还告诉他们娟姑姑要结婚了。

旭旭应该对娟姑姑印象深刻。

记得1997年,送旭旭回中国度暑假,是娟姑姑到上海接他到福州。回日本时旭旭恋恋不舍,在福州义序机场候机室,一边喊着[姑姑],一边哭,好久好久。弄得我也感到辛酸。

其实那一回,我也曾一个人在住过几年的积兴里漆黑的楼梯间,黯然神伤了好一阵子。物是人非,几多往事,不堪回首。我已经决意了去美国。半年后我独自到了洛杉矶,”家”离我越来越远。

Leave a Reply

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.


Skip to toolbar